天烛眠雨

这里天烛。
大概是个文笔辣鸡还低产的咸鱼【微笑】
是一个不想产粮的摩柯吹+梦南/曾脑丝/英豪/飞飞吹+小叹/小灵/鸿鹄/若雨/觉哥吹+卡吹
主混强脑,(目前在)白嫖Vocaloid China和惊悚凹凸……
杂食党,请毫不客气地投食谢谢!
鄙人八字箴言:
文笔辣鸡,ooc慎
【笑而不语】

【弹丸论破paro】序章·欢迎来到超高校级的绝望校园

☆最强大脑第五季同人
☆勿上升真人谢谢!!!【高亮】
☆弹丸论破paro,没看过不要紧,大概是自相残杀向?!但是可以试试!!墙裂安利!!
☆cp豪飞萌雨水峰云山异梦森易彧舟(只有梁阿姨和家庚单着2333333)但过多注意cp不太好,反正都是会拆掉的(划)因为tag太多我就不打了23333就打豪飞的√
☆假装森君的中文很好的样子.jpg
☆标题参考《欢迎来到实力至上主义的教室》,但除了学院设定有参考以外基本上没有任何关系……【致歉.jpg】
☆飞飞主角位(但是称呼什么的……还是直呼其名的emm),预定英豪翅膀位,梦南搅屎棍位(笑)增加规定NG行为(看过动画三的都知道吧……)
☆看过弹丸的童鞋相信我我不喜欢玩主角欺诈所以放心辣!但是弹丸经典死亡套路还是会有一点……(其实看到这相信看过弹丸的各位都清楚我已经预定五章死者了233333333)
☆(其实写这个的初衷是想催凹凸圈的无限太太更凹凸的弹丸pa……然鹅杳无音信……但是强烈安利她的这篇qaq超好看吖!!!【来自跨圈的催更】对比起来我就是个渣emm
☆本人文笔辣鸡还容易ooc,弹丸paro有点……很费脑力……毕竟要设计案件,言弹在何时出现,学级裁判的发言顺序,论破点,还在考虑要不要加伪证之类的……恐慌论战和逻辑滑板那种东西怎么搞……(有点想把逻辑滑板放弃了emmmmmmmm毕竟写文不是游戏视角……要不我还是换成v3的开车吧……)本人智商异常底下……所以在思考高智商人才会怎么犯案还有弹丸一至三代的黑幕该如何设置,处刑画面该如何写……我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吖……想到这里就开始敬佩小高和刚了呢……【土下座】
所以请各位多多谅解!!!!!更新时间也会异常慢……
(另外可能会有LH模式……看各位吃不吃得起all飞吧……不然的话我可以试试换个人?emmmmmmmm算了吧我觉得all飞挺好的……【智障你在想些什么飞飞你都敢emm?!)

那么唠叨就在这里结束,谢谢您的谅解辣!

【存活人数:16人(薛飞,杨英豪,张梦南,曾新异,徐萌,栾雨,王昱珩,王峰,森海渡,杨易,鲍橒,于湛,王春彧,郭小舟,梁紫晨,陈家庚)】
“滋滋滋––––”
疑似电流声的怪异声响刺痛着我大脑皮层的听觉中枢,我被迫睁开了眼,鼻尖似乎还萦绕着一点奇怪的香气,想起来在去上培优课的时候被人迅雷不及掩耳地用麻药布捂住了口鼻,之后我就昏了过去。
我暗暗怪自己的不小心,撑着脑袋坐起来,环视一周,发现这似乎是一个教室,方才注意到那奇怪的电流声貌似是从我身后传来的,却听一个熟悉的声音道:
“终于醒了?”
转头望去,果然是杨英豪。
我一个不小心没控制住心底翻涌的情绪,一个跃起便拥住了他。
“嗯……”我憋了半天也只憋出这一个音节,只是将头埋入他的肩窝里,沉默。
“你也是被绑过来的吗?”
英豪抬起手揉了揉我的脑袋,问道。
“嗯,你也是?”我问了一个答案已经很明显的问题,试图表示一下我的关心。
“对。不过我们目前的问题是这个。”杨英豪指了指他刚刚正在捣鼓的东西,那是个还闪着雪花的显示屏,但是是黑屏。奇怪的是,等我看过去没几秒,它却显出了画面。
但是我和杨英豪在看到画面时,却被惊掉了下巴。
身子半边黑半边白的玩偶熊坐在红色的沙发上,手上还拿着一杯果汁,颇为惬意地斜靠着身子,还摇了摇玻璃杯,白的那半边显得纯真可爱,符合任何人心中那种可爱憨厚的熊;而黑的那半边显得诡异而恐怖,眼睛有如一把利刃,就要划开别人的胸膛。
真是矛盾,美好与诡异相织,希望与绝望相和。
“唔噗噗噗噗噗,两位可爱的男孩子晚上好,我是这世界上最可爱的黑白熊哟~”出乎意料的,那只玩偶熊说话了。
“什么鬼,玩偶熊说人话了?!会动了?!”我的世界观像是被刷新了,当即道。
“不要慌,这应该是有高级智能AI植入的机器人,只需要套上个玩偶外壳就可以做成的。”杨英豪冷静的声音又一次传入我的耳朵,他的声音从来都是我最好的镇定剂。
“不要玩偶玩偶的叫啦!!!我都说了我是世界上最可爱的黑白熊啊!!!世界上唯一一个的黑白熊啊!!”黑白熊似乎还生气了,一拍沙发就站起来怒吼,“我是这个学院的校长!!!给我记住了小兔崽子们!!”
它说罢摆了摆手,呼出一口气:“算了算了和你们生气也没意思。注意了啊,你们左手上的黑色手环点开会发现有滚动的红色字体,那是NG行为,不能做那上面说的话,不然的话毒素会从手环里注入你的手腕里,也不要妄图摘下它,除非你想被毒素毒死的话。”
“现在赶快赶去体育馆,在8点钟之前一定要赶到哦,我最讨厌迟到的人了。”
它说完这一大串之后就关闭了显示器,我仰头看教室内的挂钟,已经7点40了。
我点开手环,上面滚动着四个大字:“受到刺伤?为什么会有这种行为?英豪你的是什么啊?”
杨英豪也一脸疑惑地看着手环,对我摇了摇头:“没什么,我们快走吧,讲台上有份地图。”
我闻言拿起地图便拉起英豪朝门外跑去。

这是个很大的学校。
这是我的感受,我沿着走廊走了差不多五分钟才看到楼梯,地图上显示这个教学楼分有7层,这个学校还包括中庭,400米跑道的操场,篮球场足球场都是分开的,游泳池,温泉,娱乐设施等等,甚至连清吧都有,像一个小型的城市。
“这个学校绝对比北达资源大。”我在走到第一层的时候颇为愤愤地道了一句。
地图显示体育馆就在一楼的大厅部分,而我们刚刚那个教室在四楼,现在差不多花了我们十多分钟。我推开了体育馆的大门。

出乎意料,里面大概有十来人。
而且……我们还异常熟悉。
“这是……节目组居心叵测啊……”
我默默吐槽。
眼前的14人都是最强大脑第五季的选手,甚至还有国际赛的选手森海渡,以及三位导师与于湛。
他们看上去是在讨论些什么,见我们进来,便朝我们招了招手。
“应该说意料之中,还是意料之外呢?”张梦南见我们进来,没头没尾地说了一句。我有些疑惑,走向他们。
“现在已经8点整了吧,那只玩偶说的集合时间。”陈家庚抬头看向体育馆墙壁上的挂钟,“应该不会再有人来了。”
“唔噗噗噗噗噗噗噗噗猜对了哦,这次只有你们16个人!”突兀的,刚刚那个玩偶的声音又出现了。
我朝那个方向望去,是体育馆的一个空旷平台,似乎就是让人表演一出戏的地方。
一出戏……想到这里,我打了个寒颤,更加认真地思考把我们带––或者说绑更为合适––到这里来的人,是什么意图。
“都说了本熊才不是玩偶!!我是唯一的黑白熊!!!”一模一样的固执,那只黑白熊的声音又将我的思绪拉回正确的轨道。我环视一周,发现这里的各位都没有惊讶的样子,应该是都见过这个玩偶,或者说是黑白熊了。
“好了,既然大家都来齐了,那么说说你的目的吧。”曾新异看向它,直接问道。
“啊啊,我的目的?”黑白熊装作可爱的样子歪了歪头,“是想看大家做一个游戏哦~”
它又顿了顿,接着说了下去。
“自相残杀的游戏。”
它的表情和它的语言形成鲜明对比,我无法想象居然有人––它本来也不是人––可以用这样的表情说出这样残酷的话。
一时间,全场鸦雀无声。
“开玩笑的吧,自相残杀……又是哪里的话?!”栾雨有些迟疑地打破沉默。
“这可就不对了哦,本熊是真的很想看看呢。”黑白熊笑眯眯地看着我们,脸上还莫名其妙地出现一些可疑的红晕,“‘最强大脑’们,会怎样去杀掉自己的好伙伴呢?”
“别开玩笑了!我们才不会自相残杀!”梁紫晨情绪显得很激动,她对团队伙伴的信任远超每一个人。
“既然要我们自相残杀,但却给了我们一个这样的场地。你……应该是有些规则的吧。”水哥这时依然是一贯的冷静,杨英豪倒是这与如出一辙,“那么,我们该做什么?”
“啊,不愧是最强的大脑啊,这都猜得出来!”黑白熊显得很是欣慰,“你们每个人都有一个宿舍,黑白熊平板会带着你们每个人过去!”黑白熊显得很兴奋,这奇奇怪怪的名字一定是它自己取的。
说罢,它便像是变戏法似的从幕布后面拖出来16个平板一样的东西,想必这就是那所谓的“黑白熊平板”了吧。
“你们每个人都过来领自己的平板,这上面有对规则的详细叙述哦~”
我深吸了一口气,上去领了平板,划开屏幕,平板便开始播放规则影片。
“在这个学院内生活的时间没有限制,直到自相残杀结束。”
“每一次发现有人死亡后,都会在一定时间的搜证后进行学级裁判,决定出真凶。”
“真凶一定藏匿在在座各位当中,不用怀疑黑白熊。而黑白熊会通过自己的手段知晓真凶,但不会在学级裁判上对结果和讨论进行干预。”
“学级裁判裁判出的凶手如果是真凶,凶手将受到处刑,其他人继续自相残杀;如果不是,那么除真凶外的所有人将受到处刑,真凶可以回到原本的生活中去。”
“这种形式的自相残杀会一直剩下只有三人存活,那么剩下三人将得以回归。”
“每次死者被三人发现后黑白熊将进行广播,但这三人里不包括凶手本人。”
“凶手最多杀死两个人。”
“黑白熊在每个人的宿舍里会放置一个凶器,如果想用可以用。不用这个杀人,也可以。”
“NG行为方面,如果一个人因因人被动的NG行为中毒死去,那么那个人将会被认定为凶手。”
“这里是完全封闭的状态,没有信号也没有其他的途径出去,没有大门,外面是被整个玻璃罩罩住的,不能打碎。”
“每天的晚上11点至早上6点半不允许进入泳池,温泉等;不允许接触到水;不允许进入体育馆。时间方面,黑白熊会在早上7点进行足以吵醒每个人的早间报时,晚上10点进行同样的报时,以便催促爱熬夜的人上床或爱赖床的人起床。”
“每个人房门都会有钥匙与锁,锁是从里面扣的。”
“违反规定的人,将被杀戮猴追杀。”
“食堂会进行相应的食材补充,学院内也有娱乐设施,如果不想自相残杀也不想出去的话,可以考虑在这个学院里住一辈子。”
“那么,请开始吧。”
我看完这份规则后,有种莫名的不真实感。
明明这一切都像是虚构的,但这一切却又确实是真的。
我掐了一把自己,确定这不是梦。
倒吸了一口凉气,不确定现在我该干些什么。
“那么,这个杀戮猴……是个什么东西?”陈家庚发出了自己的疑问,这很必要。
“啊,那东西啊,就是这个咯。”黑白熊又一次蹿进幕布,不一会儿一个巨大的机械走了出来,我们看的目瞪口呆。
这个玩意,看上去起码有两米高,“手”上貌似装的是一些枪炮,还有利器。
总而言之,不必多说,是个看上去就很有杀伤力的东西。
黑白熊在那部机械里捣鼓着,驾驶着它走来走去,换武器。过了好一阵子才意犹未尽地跳下来问我们:“还有什么问题吗?”
它见无人发声,便道:“那就散了吧!真的是有些期待呢唔噗噗噗噗噗噗噗噗!”
它带着他那特有的语气词消失了,我有些懵。
“那么,要不我们每天都在这里开一个小会?”杨易试探地发问,显然是想看看我们的想法。
“我觉得可以。”森海渡回答,其他人也没有异议。
“那么时间定在每天早上的早餐时间吧,如果有什么看法可以说一下。”杨易用他那标志性的笑容结束了发言。
“所以……大家准备怎么办呢?是准备在这里呆一生,还是自相残杀?”鲍橒问出了最关键的问题,无人敢答。
“我觉得,我们一定会找到其他出路的,一定。”梁紫晨很恳切的说,“就像我当时赢下比赛那样。”
当时的确是,对我们来说像是从绝境中找到了光明一样。
但如今,真的有方法吗?
“大家,还是不要轻易泄气或者被那个黑白熊蛊惑比较好。”我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那么,我们还是先探索一下这个学院吧。”于湛道。
众人纷纷同意,离开了体育馆。
我迈出了体育馆大门,感觉前面我们将要面临的日子,绝对不寻常––应该说这种情况,不可能寻常。
前方,就像弥漫的绝望,一点点化开,覆盖在每个人心上。
我们该做些什么?!
前路迷茫。

☆本篇提前了三天!!!说好了在墨研太太 @墨研 生日之前发我没有食言吧23333333程序倒是不急我等你生日那天晚上发给你2333333
☆不不不不要太在意人称……我我我不是很了解他们之间的称呼……

评论(12)
热度(18)

© 天烛眠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