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烛眠雨

这里天烛。
大概是个文笔辣鸡还低产的咸鱼【微笑】
是一个不想产粮的摩柯吹+梦南/曾脑丝/英豪/飞飞吹+小叹/小灵/鸿鹄/若雨/觉哥吹+卡吹
主混强脑,(目前在)白嫖Vocaloid China和惊悚凹凸……
杂食党,请毫不客气地投食谢谢!
鄙人八字箴言:
文笔辣鸡,ooc慎
【笑而不语】

【豪锐】死神你好

☆最强大脑第五季同人
☆cp豪锐,总算是有了一篇新文
☆咸鱼烛突然复健系列
☆文笔辣鸡多多谅解,ooc是我的,上升到蒸煮的都送到本文卜玮小姐姐那!
☆死神pa,灵魂豪X死神锐
☆平行世界慎入,年龄操作慎入,日常短小慎入,后期烂尾慎入
☆为什么两小时还这么渣的产物……emm绝对是因为在火车上太晕了
☆人称可能有点少……写戏的习惯了
☆是小数字 @1234一a 的点文!!我为什么要在生日这天作死发点文……
正文以下↓↓↓
杨英豪站在车水马龙的街道旁,呆若木鸡。
不清楚自己该干些什么,需要干些什么,能干些什么,隐隐约约记得自己是在这条路上……被撞了?
晃眼的白光又在脑中进行了一次重复出现,眼睛有些花,接着看到的就是蒙蒙雾气中近在咫尺的货车漆黑轮廓,然后是鼻尖接触滚烫钢制车头的剧烈痛感,下意识地往后倒,是后脑勺碰触水泥路的痛感,失去意识的前一刻看到的是斑马线对面的绿灯。
是货车司机的错。他这样想着,对自己已死还存在意识这件事并不是很惊讶。
不得不说,这才是杨英豪,平平淡淡地做出一切,再平平淡淡地接受一切。
他清楚地知道自己已经死了,自己现在所站着的地方那一大摊血迹早已不是正常人能活着的量。
他还有些庆幸,所幸是死了,不然的话这一倒过去没死,那医药费肯定不少,如果伤到脊髓,估摸着也得成个半瘫,还不说如果货车司机赖账打官司所废的律师费,律师可有不少一顶一的讨价还价。
想到这里叹了口气,杨英豪找了个阶梯坐下,这条街在他家附近,走了十几年了,却不想在这时候被撞了。
唉,清华北大的好苗子就这么被掐断了,杨英豪自己也很意外,明明才刚刚17岁,过一段时间就要高考了,结果出了这档子事。
旁边就是一个小花圃,芬芳的香气钻鼻,将脑中的思绪清空不少,释然想着死了就是死了,还管那么多生前的事干什么。
花圃中的花花花绿绿,最惹眼的却是那红石蒜花,似乎有别称叫……彼岸花?
正在彼岸花前发愣的时候,突然有一双手拍了拍杨英豪的肩,触感冰凉,吓得他向前一缩,转身来望向那人,比自己高上……差不多半个头,一身黑衣有些吓人,但是更吓人的恐怕是他斜靠在肩上的镰刀,此时正一脸憨厚(?)地看着他。
大概过了两秒,杨英豪恢复平常的神色,默默道一句:
“哦,是死神啊。”
死神闵锐听了想砍人。
但是想在眼前人给自己减了不少工作量的份上,还是尽量把表情变得和善:
“是的,我叫闵锐,是个接待……哦不,死神,把你接了今天的工作就算完了!不过你自己走到彼岸花前还是很上道的,知道怎么去冥界啊。”
“不,恐怕你想错了,我只是路过。”
杨英豪用很正常的语调说道,闵锐差点摔倒。
我给你个表扬你还这样怼我?
“话说……你也是刚死而且刚刚当死神的吧。”
陈述句的语气,搞得闵锐很不爽,尤其是因为他说的是对的。
“怎么?看不起实习死神?每个灵魂都要做一段时间死神才能去轮回转生的!这个不平等条约从很久之前就开始有了!”
闵锐孩子气地嘟嘟嘴,却见对方一脸“原来如此”的表情,突然发现是在被套话。
我都被你套上了话,那我这160的IQ有何用!!
苦逼的闵锐心底如此想。
默默地把他带到冥界,再默默地把他带往登记处,一路上再也没有说一句话,不想也不敢。
这样反常的闵锐让登记处处理人刘安智很惊讶,并将这事告诉了孟婆梁紫晨。
然后梁紫晨告诉了阎王卜玮。
我们的阎王思考了一段时间,决定了一件事。
第二天。
闵锐看着和自己一样装束的杨英豪,有些崩溃。
“所以……阎王是让你现在就开始当死神?”
“是的,而且要我和你一起接人。”杨英豪晃了晃镰刀,轻刮起风扇的长袍飞扬,一时有些迷人眼。
“那么……请多指教,闵锐前辈。”
杨英豪难得的,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评论(10)
热度(19)

© 天烛眠雨 | Powered by LOFTER